【事工】導師的本願

這是一個團友之間的對話。
團友A:上次的球類活動,如果不在教會進行,改在其他地方可能更好!
團友B:不過組長同導師都反對了。
團友A:我沒有意見,新朋友不喜歡到教會玩球類活動!
團友B:我認為最重要的是不要讓組長與導師們擔心,最重要他們開心就好了。
團友A:我都贊成,他們付出了很多的心思,如果我們離開小組,他們會很傷心,所以這個星期六,我們一起回教會吧,好不好?

筆者對以上的一番對話感到有一點點擔心,為甚麼教會的青少年為了安撫導師呢而參加小組?究竟教會的青少年事工是為了青年人的靈命成長?抑或是在滿足導師的滿足感?
我們可能需要在甚麼地方遺忘了青少年事工的目的,再從那裡發現事奉青少年的本質。
1. 首先,以上的對話可能反映了導師可能未能了解青少年的需要,反而青少年十分了解導師的需要(便是順服導師的決定)。

青年事工的擁有權(ownership of ministry)若只限在導師手裡,如:對話中的球類活動場地。在這種導師與團友權力不平等的關係形成了不健康的團契關係。筆者相信青年事工不是由導師全權擁有及負責,團契也不是由少部份人擁有,團契乃是所有人都有份的,而最終極的擁有權必是在上主,因為團契的頭是耶穌。

2. 再者,對話反映了青少年參加教會與導師有密切的關係,為了不讓導師傷心而參加小組。坊間許多青少年事工書藉都以建立青年人關係為青少年事工的首要任務,以建立關係為目的,邀請青年人返教會。許多教會也會聘請專人去接觸青少年,但若然導師純以建立關係為手段去吸納青少年人,可能扭曲了導師的功能及角色。

首先,年青人不是由導師吸引,也不是因導師有個人魅力與青年人建立關係。再者,導師更不是操控團契發展的管理員,建立關係為主,節目為副,信仰變為附帶項目。到了最後,團契可能變成了滿足導師的個人動機(如:被青年人人肯定,有機會擔任領導層,感覺更年青等)。團契不只是為了建立及維繫關係,更要學習聖經真理與生命成長。

導師的自省
面對教會的要求及團友的需要,作為導師需要定期去檢視個人的屬靈生命。並且需要去問:有沒有不知覺地操控了(Control)年青人,成為年青人絕對服從的導師?有經驗的導師及同工有時候也需要其他人協助他們了解與青年人的關係。

筆者深信導師與青年人是同行的關係,一同經歷主的教導,一同學習,一同行走,沒有誰跟從誰的意見,大家一起學習放下權力,放下操控,放下偏見,才看見主在我們面前,正帶領小組與團契前進。導師乃是神所使用的器皿,最終都是上主親自的安排,青年人是由聖靈呼召回來。希望年青人返團契不是因為導師(人),而是因為尋找信仰與上主(神)。

文/Ryan Lun 青少年事工同盟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