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私有化

在教會的事工裡,善意及客觀的批評能夠讓人看見事工的限制,而且同工領袖可以一同為青年事工努力。但有些領袖過度及主觀甚至是負面帶著血氣的批評,對於青少年的行為擺出過度批評的態度,不單不能解決問題,更製造了領袖與青年人之間的誤解及張力。
究竟為甚麼會出現過度主觀批評的領袖?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領袖將青少年事工私有化(privatized),他們已經認定自己負責的青少年事工是自己的,他們批評青少年是因為領袖認為青年的行為正威脅著事工的

私有化事工
首先,領袖將事工私有化(privatized),大家可能曾經聽說:「既然這是「我的」團契/小組/事工,所以「我有責任」去幫助教會的青少年發展。」他們希望個人主責的事工成功,有點像香港學校的班房管理,領袖便要清除一切阻礙事工發展的因素。

領袖也會將屬靈素質或負面影響歸究於未達標的青年人,認為他們是事工的不良影響,間接將虔誠的基督徒定型(Stereotype)。批評型領袖在心目中有一個固有的理想青年基督徒框架,領袖認為其訂立的框架是絕對正確,好像<虎媽的戰歌>的虎媽媽心目中有一個成功的觀念。領袖所建構的框架也許只是主觀的標準,如:領袖定義信徒虔誠的準則。

再者,領袖也可能期望牧養一班乖乖且可愛的小羊,而不是帶著人性問題的青年人。若有青年人違反了領袖訂立的期望框架,出現不溫馴的小羊,領袖便直接或間接會在其他青年面前、在網絡、facebook批評那些未達標信徒的行為。在領袖而言,這是藉著批評來改善未達標青年的表現;但是有些青年信徒是非常倚賴同工及領袖的牧養及意見,在這種教會文化下,容易造就領袖對青年信徒的影響力。某些教會也會以事工表現來檢討同工的事奉果效,更強化了領袖將事工私有化及爭取成功表現的想法。

誰能定錯對?
批評型領袖亦傾向簡單地將事工的發展困難歸究在人的問題上,他們認為只要解決青少年的問題便能解決事工的問題。若然我們試圖站在青年人的一方去思考:究竟誰能為另一個人定錯對?領袖又憑甚麼原則來定下青年的標準?有誰能夠去審判所謂不達標的青年人為問題呢?當一個人用指頭對著他人的時候,原來自己有三根指頭是指著自己,那三根指頭就是去提醒我們在批評他人之前要先進行反省。

筆者認為領袖不要將事工的結構、策略的挑戰或面對事工發展的問題都一律歸咎於青少年身上或人的問題上。領袖所定的標準必定存有個人因素及偏見(Basis),所定的框架不一定是絕對正確的標準,訂立框架其實是一種權力的表現 。領袖需要從宏觀及有系統分析事工的情況,事工發展的困難也許跟社會環境及教會策略有關,不要把某些青年人變成了事工停滯發展的代罪羔羊。因為同工領袖也可能需要負上部份的牧養情況,並不能只責怪青年人。

學習聆聽,放下偏見
同工不是只選擇牧養乖乖的青年信徒,並只懂批評青年人。生命成長沒有既定的框架,同工千萬不要將框架套在青年的生命。有些青年人表現純良像鴿子或羊圈內的綿羊,有些青年人的生命充滿難關及挑戰,同工及領袖就是學習去接待不同的青少年。作為領袖需要用心了解青少年的需要,用心聆聽及明白青少年的心聲。作領袖也要自省,留心個人的意見,不要基於出於個人的血氣批評青少年。

最後,每個團契/小組及事工都不是屬於同工領袖,同工領袖亦不是事工的全權負責人,終日擔心事工的表現,這樣對同工的事奉也會出現不健康的影響。教會也請不要單單追求事工的人數及業積,也增添同工事奉壓力。在終極的意義上,所有的事工乃屬於上主,生命的成長是上主所賜,同工領袖乃是忠心去牧養主所愛的青年人。作為青年人也需要潔身自愛,不要只按自己的意思去行,在上主的愛中追求成長。
文/Ryan Lun 青少年事工同盟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