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操控型領袖

但筆者曾聽聞有事工領袖要求青年人有屬靈表現方能在小組及團契中事奉,那些是甚麼表現?如:青少年信徒人數不斷增長,小組團契之出席率及其應有屬靈表現,不玩小圈子,要常常去愛。當然上述的指標可以成為青少年事工的方向或共同的目標,但不能成為青年信徒「理所當然」的基督徒表現。

若將有關的要求放在教會的青少年事工,教會的小組或團契好有可能變成了電視節目「生還者Survivors」,例如:屬靈的青年人可以留下擔任事奉(甚麼是屬靈?抑或是服從領袖的青少年?),不合格的青年人將受到領袖以非點名式批評或在fb上的不斷指責與埋怨,成年領袖更痛罵青年人的不成熟行為,若他們的行為沒有改善,領袖主動停止他們事奉。
筆者當然沒有能力去阻止成年人領袖批評青年人,有時候具建設性及正面的批評可能幫助青年人修正;但若批評及對青年人的「成長要求」成為事工發展的前題,以上的領袖好可能是操控型領袖(Manipulative Leader)。

操控型領袖有以下幾個特點:
1.領袖主責行為檢定
操控式領袖認為他們有責任去「控制」Control青少年信徒的品格,領袖成為了控制青年信徒品質的人員,遇到不合格的信徒,發現有行為問題的信徒便加以修正,將他們視為問題來處理,直接或間接標籤青少年。
2.領袖是權威,滿足權力慾
領袖的發言或教導成為了絕對權威,青年人惟有Like及服從領袖的言論,才能符合領袖的期望。若有人違反、挑戰或不服從領袖的教導,領袖便認為那是挑戰的權力。這種以權力去帶領青年人的模式,在Y世代及千禧世代的牧養模式下,極容易引起青年人與領袖之間的衝突。
3.運用經文來控制人
領袖會選用合乎自己言論的聖經經文來強化其屬靈權柄,有些領袖甚至用聖經來攻擊及醜化有屬靈問題的青年信徒。這舉不單為了控制別人而濫用了聖經,更濫用了領袖的名份。
若然你發現有操控式領袖為了實踐權力,甚至運用經文來支持這種操控現象,你便要當心,這可能與他們缺乏安全感或在事奉上的孤單感有關,導致他們希望控制一切,增加個人的成就感及安全感。背後的原因與其領袖個人的成長尤有關係。

本末倒置的事奉觀
操控式領袖極需要別人的肯定,操控式領袖希望得到別人讚賞其負責的小組及團契來增長個人的自信心,他們經常責難沒有動力的青年信徒,藉著別人的服從或順服來建立他們的自信感。操控式領袖是自我中心(Self-Centered)的人,表面上是針對有問題的信徒,事實上是滿足了領袖的權力及自我需要,期望小組及團契都是圍著他們的權力慾及個人成就名聲而發展。這是本末倒置的事奉觀,竟然是以事工的讚賞來換取個人之安全感,利用事奉青年人來滿足個人的心理需要。

小結

筆者深信牧養青年人,其成長的速度及進度並不包括在領袖的控制範圍。試想想人怎能操控他人生命的成長進度呢?惟有上帝是那人叫人成長的上帝,人只能作澆灌的工作。
主耶穌在馬可福音提醒門徒不要以權力牧養,他說:「人子來不是要受人服事,乃是服事人。」主耶穌不是用權力去叫人服從,祂成為僕人反去服事門徒,為門徒洗腳,面對門徒的出賣及離棄,耶穌沒有責難他們,沒有操控他們,反而是鼓勵他們,在生活困難中活出美好見証。

若然青少年事工以為培育出優良青年信徒是好見証,同時也是去培育品格有問題的青年人,那願意去挽回軟弱的青年也許是好見証?
好牧人為了那一隻羊而放下九十九隻羊。我們作為導師與傳道人會否不知不覺地成為操控型領袖,將事工本末倒置,為了保持那九十九隻比雪更白的羊,而去放棄或責難那些滿身罪污的青年人呢?

文/Ryan Lun 青少年事工同盟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