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青少年被消費


回顧本人自少參加的團契,團契導師及職員都會努力地安排週會,務求將聖經真理以及破冰遊戲二合為一,吸引更多青少年參加團契。

這一種青少年團契模式(Model)仍然是深入香港教會的青少年事工,雖然有些教會已經開始試行細胞小組(Cell group),可是小組組長及副組長每星期都要花盡心思去策劃敬拜/守望/祈禱/分組問題等內容。 細胞小組與青少年團契依然脫離不了Working for youth即服侍青少年,為青少年安排一切,務求青少年會喜愛青少年事工的內容,並且希望青少年人喜歡參加教會,並且有所得著。

Working For Youth
服侍青少年這個方向,驟眼看上去沒有問題,只是在過去青少年事工的發展中不斷被強化,過往三十年,由七十年代教會發展的青少年事工已經是Working for youth,當時的教會導師為青少年安排大量活動,查經週會,青少年事工的主導權便屬於導師與青年傳道人。青少年只是一個受眾,用現代式詞語,青少年團友或組員是事工接受者,沒有被邀請參與在事工的策劃過程,他們是被動的。 在廿一世紀的場境,Working For youth最大的危機便是導師們與傳道人要不斷設計合適及吸引青少年的週會/小組/敬拜,青少年成為了事工的消費者(Consumer) 在這樣的被動狀態,青少年只有欣然接受或者是徹底批評。另一邊的傳道同工或成年人導師則盡量設計迎合時下青少年的節目,如:超級巨聲-詩歌版等。

在廿一世紀的消費主義,消費者是擁有其選擇權,所以我們不用驚訝為甚麼有團友會選擇不參加團契或週會,正是被消費主義深深地影響,Working for youth這模式更加強化了青少年人的消費選擇信念。

Comments